只因,那人未必是知己

时间:2019-07-18 来源:www.anime669.com

日博国际网

  6bf8c2166f28664b191d8866a0651eef.jpeg

  《杜少府之任蜀州》是王勃最著名的作品

  那时他还在长安,他有一位姓杜的朋友要到四川去做县尉,王勃为他送行,写下了这首诗。

  依据唐代的官制,一个县的行政长官称为“令”。县令以下有 一名“丞”,处理文事,有一名“尉”,处理武事,所谓“文丞武 尉”,是协助县令的助手。在唐人的公文或书简往来中,常尊称县 令为“明府”,县丞为“赞府”,县尉为“少府”,诗题作“杜少 府”,可知此人是去就任县尉。

  让我们再来细看这首诗:

  城阙辅三秦,风烟望五津。

  与君离别意,同是宦游人。

  海内存知己,天涯若比邻。

  无为在歧路,儿女共沾巾。

  《杜少府之任蜀州》

  读这首诗,仿佛回到了那久远的年代,站在古老长安的城阙上,遥望着一场离别。

  山河春而霁景华,城阙丽而年光满。秦川之地,山川峻烈,经过开国的数十年经营,越发显得城阙巍峨,市井逶迤。古道旁相送的人意气风发,姿态从容,不被离情所羁绊。

  唐人送行,多作诗赠别。

  一部《全唐诗》,这类赠别诗占了不小的比例。钱锺书先生对此有精妙的论断:“从六朝到清代这个长时期里,诗歌愈来愈变成社交的必需品,贺喜吊丧,迎来送往,都用得着。”

  “用得着”这三个字令人莞尔,不兴送礼,兴赠诗,这个方式很环保,很值得点赞。伴手礼多数会吃完、用掉、坏掉,诗却能一直记着,常忆常新,对送行的人而言,最没有经济压力,唯一考校的是才华。

  赠别诗多半是临场发挥,才华和交情都要经受“考验”。水平自然是参差不齐,能流传后世的,,半是名作。 无论以何种标准评判,王勃这首诗都堪为典范之作。

  习惯上,送别诗的第一联要点题,照顾到主客双方。首联“城 阙辅三秦,风烟望五津”是非常符合规范的。

  bc13f75acf8dfdb66c8d9c7a273d1750.jpeg

  唐人有“扬一益二”之说,扬是扬州,益是成都,在唐代人心 中,成都是仅次于扬州的繁华大都市蜀州是个物产富饶的地方, 自从秦、蜀之间开通了栈道,秦中人民的生活资源,一向靠巴蜀支 援,那里的每一个城市对京城都有辅佐之功。这样说的深意,是劝慰 朋友,你并不是到荒凉之地为官,无须失落,要努力地施以善政。

  次句“风烟望五津”,是说你走之后,我只能遥望那边的风 景。这句话语淡情长,眷恋之情跃然纸上。

  古人离开家乡或京城,到外地做官,就叫作“宦游”。第三联 “海内存知己,天涯若比邻”,是王勃的名句,亦是唐诗中数一数二 的名句。其知名是在于,这两句一扫离别之抑郁、颓唐,令人觉得心 怀为之广,天地为之宽。

  古诗词中哀伤离别的作品,数不胜数,大多是喋喋不休地抒发 “相见欢,重逢难”的感受。王勃能说出“海内存知己,天涯若比 邻”,真是如有神助。

  只要四海之内还有一个知己好友,虽然远隔天涯,也近得好像 比邻而居要知道,王勃所处的年代并非资讯发达、朝发夕至的现 代,亲友之间通常鱼雁不传音信杳。

  63a14037d36e572ace95dbf654dc637d.jpeg

  这首诗不单有别于王勃其他的赠别之作(其他的赠别之作里多 有“穷途倦游”的飘零之意,如《别薛华》:“送送多穷路,遑遑独 问津。悲凉千里道,凄断百年身。心事同漂泊,生涯共苦辛。无论去 与住,俱是梦中人。”),更直接或间接地启发了后来许多的唐诗名 作。如高适的《别董大》,那句“莫愁前路无知己,天下谁人不识 君”,是何等雄健激昂!读到这诗的人,也会因此自信激动吧!

  可我为什么忍不住喟叹呢?他们说得都太轻松写意了。知己不 是一时的好友,否则钟子期不必摔琴绝弦,天下之大,以他的琴技, 再找一个善听琴的人就是了。

  只因,那人未必是知己。

达到当天最大量